初读金瓶梅

看完《金瓶梅》也有几天了,还是尝试写点东西吧。

自己阅读的版本是“兰陵笑笑生《梦梅馆校本金瓶梅词话》(印刷本) 梅节校订 陈诏黄霖注释 梦梅馆校本 新式标点 附注释 附二百幅明版插图 里仁书局 三册”,感谢万能的淘宝,购买到了完整无删节版的金瓶梅词话。由于是第一次阅读繁体竖排版的书,刚开始确实有点吃力,不过后来慢慢熟悉了之后就比较自然了,饶是如此,自己断断续续看了总共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才看完。从词话本来看,前几回几乎是照搬红楼梦的,之后一直到西门庆去世的几回才是全书的精华所在,西门庆去世之后的描写就明显有点枯燥无味了,而且有各种拼凑的痕迹。夏志清先生的说法自己非常认可,“《金瓶梅》前八回只是《水浒传》的延伸,而中间部分的七十回,即从第九回到七十九回,潘金莲进入西门府后的故事,才是本书的精华,为小说中的“小说”,而最后二十一回是一堆没有太大相关的故事拼凑而成的。”

全书总体给我的感觉是,确实是一本奇书,丝毫不逊色于红楼梦,而且可以肯定红楼满受金瓶梅的影响非常深。比如说秦可卿去死那段描写就和李瓶儿去世的描写极为相似。历来对金瓶梅和红楼梦的对比有很多,自己也就不赘述了。金瓶梅无疑是一部伟大的现实主义小说,它最为人说诟病的莫过于其中的淫秽描写,但在我看来,饮食男女,正是有了这些淫秽描写才使得整部书更具现实意义。可惜的是国内至今都只出版“洁本”。近日看《新白娘子传奇》,里面有一句台词说的非常好,大意是凡事一知半解才让人觉得可怕;引用到书籍上估计也无不可,正是因为各种删减,才让人兴起了莫大的兴趣,无端的猜疑,无端的夸大其中的事情,进而让金瓶梅几乎成为了一般意义上淫秽的代名词了,从而淹没了她本身的极大价值,这实在可惜,令人悲哀。如果真的就不做任何故意的删节,完全呈现其本来的面貌,有何以出现如今的这种情况。或许有的时候我们真的低估了大众的承受能力,也有可能是一知半解的真相远比实际的真相更可怕。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金瓶梅本身也有通过写淫秽来告诫世人戒淫的目的,删节了之后,这个效果反而没有了,也是十分可惜的。

金瓶梅中核心人物当然是西门庆和潘金莲了。下面谈谈自己的粗略看法吧。

与一般人认为西门庆是一个恶霸流氓,为富不仁的形象不同,阅完全书才发现,西门庆实在是一个真性情之人。全书看下来,除了西门庆“勾引”结拜兄弟花子虚的老婆李瓶儿让人不齿之外,其余好像都无可厚非。金瓶梅既然想以淫秽警戒世人,那么作为主人公的西门庆自然不可能是一个洁身自好的人,上至年轻守寡的官太太,下至家里下人的妻子以及烟花酒肆里面的女子,无一不染指。但是细思之,一个巴掌拍不响,西门庆从来也没有强迫过别人和自己淫乱。很多都是自己上赶着去和西门庆勾搭,如此,或许只能说西门庆意志不坚定了,这还是让道学家去批判吧。书中对于西门庆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李瓶儿去世时的那段描写,从书中看,西门庆在李瓶儿去死前后落泪痛苦不止不下十次,其中有一段写道,(潘道士明嘱)“今晚官人切记不可往病人房里去,恐祸及汝身。慎之,慎之!”而后西门庆独自寻思“法官戒我休往房里去,我怎生忍得!宁可我死了也罢,须得厮守着,和他说句话儿。”不觉为之喟然。从此处说,西门庆强过世间大多数男儿。之前提到,自己觉得西门庆做的最不对的事情就是和自己结拜兄弟花子虚的妻子李瓶儿勾搭了,后来他果然也因此而丧命(夜间回家,被花子虚的阴魂冲撞,从此卧床不起,一病呜呼),也算是“罪有应得”吧。纵观全书,除了性,西门庆好像也没有什么仗势欺人的事情,倒是很多时候,别人忘恩负义,西门庆最后也都原谅了。比如说,里面的一个优伶叫桂姐的,之前西门庆帮过大忙,后来背着西门庆接客,本来西门庆想着以后再也不去她那里了。不过后来被应伯爵说和之后,仍旧让她在家里行走。如此,真的算不上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恶霸吧。

书中另一个主角潘金莲,自己就没有多少好感了。给人的感觉,这人是天性水性杨花。先是在一个乡绅家和主人偷情被赶出来嫁给了武大郎,后来勾引武松不成,和西门庆勾搭上了,西门庆娶回家之后昼夜宣淫。饶是如此,也不安分,继续勾引西门庆的女婿陈经济。后来也因此被吴月娘赶出去。即使这样,暂居王婆家的时候,又和王婆的儿子勾搭上了。也真是无语,直到后来被武松结果了性命;记得看过一篇评论说,金瓶梅里面只要潘金莲一出场就有好戏看,此言不虚,用家乡的方言来说,此人就是一个“戳祸dao zi”,听风就是雨,处处不饶人,而且还爱听墙角,完全无视“非礼勿听”这四个字。书中,潘金莲即使对于自己的母亲潘姥姥也是刻薄,潘姥姥数次是笑着来,然后哭着回去。对于有余财后来又生有儿子的李瓶儿更是难以容忍,最终李瓶儿和其儿子皆直接送命于潘金莲之手。潘金莲估计是西门庆的克星,差点导致西门家断子绝孙,怪只怪西门庆不该去招惹潘金莲了。

书中涉及的东西实在太多,一次阅读只能管中窥豹,只见一斑。接下来可能回去阅读一些前人的点评以及著述,以期更深的理解;

附:金瓶梅开卷的一首词写的实在不错,附录如下,

词曰:
阆苑瀛洲,金谷陵楼。算不如茅舍清幽。野花绣地,莫也风流。也宜春,也宜夏,也宜秋。酒熟堪 [酉刍] ,客至须留。更无荣无辱无忧。退闲一步,着甚来由。但倦时眠,渴时饮,醉时讴。
短短横墙,矮矮疏窗。忔[忄查]儿小小池塘。高低叠峰,绿水边傍。也有些风,有些月,有些凉。日用家常,竹几藤床。
靠眼前水色山光。客来无酒,清话何妨。但细烹茶,热烘盏,浅浇汤。
水竹之居,吾爱吾庐。石磷磷床砌阶除。轩窗随意,小巧规模。却也清幽,也潇洒,也宽舒。懒散无拘,此等何如?倚阑干临水观鱼。风花雪月,赢得工夫。好炷心香,说些话,读些书。
净扫尘埃,惜耳苍苔。任门前红叶铺阶。也堪图画,还也奇哉。有数株松,数竿竹,数枝梅。花木栽培,取次教开。明朝事天自安排,知他富贵几时来。且优游,且随分,且开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