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曲六百年》采撷

题记:这学期旁听易栋老师的《中国昆曲经典赏析》,自己之前对昆曲了解很少,机缘巧合之下偶遇昆曲,觉得相当不错。于是就想着多了解一点关于昆曲的东西。这本《昆曲六百年》是据电视纪录片《昆曲六百年》补充、汇编而成。以人物的访谈为主,顺带介绍了昆曲的发展演变。此书只是简单翻阅,采撷其中关于昆曲的常识记录下来,仅作为个人学习的资料;

  1. 昆曲的曲谱叫工尺(che,上声)谱,上尺工凡六五乙,对应1234567;(p39)
  2. 昆曲鼻祖顾坚,生活在元末明初,相传是昆山腔的创始人;当时具有代表性的声腔有四种:余姚腔、海盐腔、弋阳腔、昆山腔;昆山腔就是昆曲的前身;(p40)
  3. 被称为“曲圣”的魏良辅和一些朋友(女婿张野塘、洞箫名家张梅谷、著名笛师谢林泉和太仓名曲家过云适等),在原来昆山腔的基础上,汇集当时全国最好的音乐,增加了筝、阮等乐器历经十年时间,最终研磨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新腔,时称水磨调(做硬木家具是,用锉槽加水打磨,非常细腻)。沈宠绥在《度曲须知》里,评价道:“功深熔琢,气无烟火”。(p40-41)
  4. 张继青,著名昆曲艺术家,在业内,她的声音被很多人视为昆曲唱腔的典范。(p41)
  5. 魏良辅改良昆曲时,采用应用更为广泛的中州韵来演唱,中州韵以北方语音为基础。钱谦益:“时称昆山腔者,皆祖魏良辅。”(p42)
  6. 梁辰鱼,字伯龙,号少白,灯下数年,积稿盈尺写就昆腔传奇《浣纱记》,讲述西施和范蠡的故事,对于新声昆腔的发展和传播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p294)
  7. “里人度曲魏良辅,高士填词梁伯龙”(p294)——吴伟业
  8. 汤显祖,生于1550年,当时明朝历经182年,开始由兴盛到没落,但是文艺方面却产生了世俗精神的繁荣,昆曲的兴盛几乎达到顶峰。汤显祖13年寒窗,4度落第(张居正缘故),后张居正病死被弹劾方中进士做官,再然后历经16载官场沉浮,辞官归家,用三四个月的时间创作《牡丹亭》(p53-54)
  9. 《牡丹亭》,文字很漂亮,但是被曲家批评不合曲律,如果要唱这样的词,就会拗断天下人的嗓子。汤显祖死活不改,他说我这个不是这样的,戏就是要把人物的思想感情表达出来,至于合不合律,我宁可拗折天下人的嗓子,就是天下人的嗓子都折了,我也不能改!(佩服!)(p55)
  10. 洪昇,清代戏剧大师,历时十年创作《长生殿》;孔尚任,清代戏剧大师,历时二十年创作《桃花扇》(1699年),时称“南洪北孔”。历时十年完成的《长生殿》在演出时恰逢“国殇”,洪昇遭举报入狱,牵连50余人,时人感叹:“可怜一出长生殿,断送功名到白头”。(p62)
  11. 程式是昆曲表演的主要术语,在昆曲舞台上,一歌一舞,皆有规矩,一翻一扑,不离程式。(p74)
  12. 昆曲是一门歌舞合一,唱做并重的表演艺术。戏曲理论家齐如山概括中国戏曲的特点“无声不歌,无动不舞”,在歌舞的结合上,昆曲无疑是最佳的典范。昆曲的表演体系就是载歌载舞,虚实结合,形神兼备(p75)
  13. 花雅之争:雅部即昆山腔,花部为京腔、秦腔、弋阳腔、梆子腔、罗罗腔、二簧腔,统谓之乱。乾隆后期,以徽班为代表的戏曲团体用花部乱弹的唱腔,占领剧坛,昆曲开始受冷落。(p83-84)
  14. “四大徽班进京”:“三庆”、“四喜”、“和春”和“春台”。(p85)
  15. 唱念做打俱佳,文武昆乱不挡:演员的技艺全面,戏路宽广,昆曲,乱弹,文戏和武戏,都能演。唱:歌唱;念:音乐的念白;做:舞蹈化的形体动作;打:武术或翻跌的技艺。(p86)
  16. 1921年,贝晋眉(贝聿铭叔父)与苏州道和曲社的张紫东、徐镜清等昆曲曲家集资千元创办昆曲传习所,校址五亩园,后因资金困难,几近夭折,得穆藕初相助,得以存活下去。传习所第一批学子以“传”字排行。传字下面,照不同行当,用玉、草、金、水四个字旁题名。(p96)
    (1)生行,斜玉旁,取玉树临风之意;
    (2)旦行,草字头,取美人香草之意;
    (3)净行,金字旁,取“黄钟大吕,得音响之正;铁板铜琶,得声情之激越”;
    (4)其余副行,水旁,取口若悬河之意;
  17. 明代徐文长评昆曲:“流丽悠远,听之最足荡人。”(p114)
  18. 家家收拾起 户户不提防(p159),昆曲在康熙和乾隆年间普及程度有一个记载就是”家家’收拾起’,户户’不提防'”,家家都在唱。
    “收拾起”是李玉《千忠戮》中《惨睹》一出《倾杯玉芙蓉》一曲的首三个字,
    “不提防”则是《长生殿》中《弹词》一出里《一枝花》一曲的首三个字。
    【倾杯玉芙蓉】
    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担装,四大皆空相。 历尽了渺渺征途、漠漠平林、垒垒高山、滚滚长江,
    但见那寒云惨雾和愁织, 受不尽苦雨凄风带怨长。雄城壮,看江山无恙, 谁识我一瓢一笠到襄阳。
    【南吕】一枝花
    不提防余年值乱离,逼拶得歧路遭穷败。受奔波风尘颜面黑,叹衰残霜雪鬓须白。今日个流落天涯,只留得琵琶在。揣羞脸,上长街,又过短街。那里是高渐离击筑悲歌⑴,倒做了伍子胥吹箫也那乞丐⑵。
  19. 历史像一堆灰烬,但灰烬深处很可能还有余温,我们的任务不是翻扒已经冷却的灰烬,我们的任务是把我们的手伸进灰烬,去感触那个余温。(p2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