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言妄语——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北京的秋天着实迷人,由于地处暖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季节分明,所以秋天就像秋天的样子,而不像之前待过的武汉,一年可能只有两个季节。唯一的遗憾可能就是雾霾了,若是没有雾霾,风也不大,帝都的秋还真是让人惊喜,天高云淡神气爽,金黄深绿两相宜;而今天正是这样一个好天气,虽然已经是冷落清秋寒了,不过阳光正好,并没有多少寒意。

租的房子在北京林业大学边上,每次去公司或者从公司回来的时候,总会经过林业大学。学校虽然不大,但是环境相比校外还是好了很多。晚上去跑步的时候,总会看到成群结队的学生,说说笑笑,从教学楼,从图书馆往回走。甚或在校门口处一起玩玩滑轮、在小商店门口吃吃宵夜、在小树林里面卿卿我我。在这个时候,总会感觉无比温馨,也总是不自觉地想起了自己的大学生活,不过,人总是好像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会想到曾经的美好,才会想到当初为什么没有珍惜,然而,当再次经历美好的时候,又总是会故态萌发。所以,美好应该是定义在即将逝去或者已经逝去的吧。

早上天气很好,没有风,虽然有点寒意,不过阳光甚是暖和。骑车穿过林业大学的时候,特意绕了一下道,去欣赏银杏大道的银杏。这条路自己跑过很多次了,见证了银杏叶从绿意盎然到累累果实、黄绿参半,再到如今片片金黄的全部历程。不知为何,金黄色好像特别让人欢喜,从“万恶之源”的黄金到天潢贵胄的尊贵,然而黄色却又是衰败的前奏,当树叶变黄了之后,接下来唯一的路就只有“零落成泥碾作尘”了。或许这也是一种即将逝去的美好吧。拍照的人很多,成群结队,兴高采烈,自己却没有那么高的兴致,骑车缓行其间,感受树叶在车轮底下的发出的声响,迎着阳光一点一点前行,一往无前,一切的美好都已经放在心里,也不必去外求了。

想起了一首诗: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
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
直到它消失在丛林深处。
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
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
显得更诱人、更美丽,
虽然在这两条小路上,
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虽然那天清晨落叶满地,
两条路都未经脚印污染。
呵,留下一条路等改日再见!
但我知道路径延绵无尽头,
恐怕我难以再回返。
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
我将轻声叹息把往事回顾,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而我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于我来说,金黄色树林里面的两条路,我更会根据自己内心的感受去选择该走哪条路,不会因为人少而取道于此,也不会因为人多而随波逐流。然而,在有很多时候,我们是没有多少选择的,人总是会不自觉地选择了安逸,选择了更安全的哪条路,比如,在第一次确定了跑步路线之后基本上就不会再有改变了。习惯的力量甚或是趋吉避凶的本能让生活少了很多可能。我想,或许今天晚上自己应该去探索一下新的道路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