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言妄语——由健身想到的

昨晚回去没事,翻了翻《囚徒健身》,看到了后面给的健身计划安排,对比自己之前的安排,才发现自己完全超出了其中的训练量,或者以自己目前的实力完全无法达到的训练量,所以才会感觉很累,也就不难解释自己为什么近一个星期都没事去锻炼。自己总是高估自己的实力或者把要求定的太高了,以至于虽然可以坚持一段时间,却很难长久。

再举一个例子,自己曾数次下定决心要好好背单词,每次几乎都是以超出自己能力的单词量为要求,比如每日背30个单词,而且自己说采用的方法也不甚得法(把单词抄写在本子上,携带甚是不便),每日加上抄写单词以及背诵的时间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承受极限。是以虽能坚持一段时间,最后的结局却都是不了了之了。

以上两件事情或许都可以说明为何“少既是多”,贪多虽可以一时得以进益,却难长久。少在一时,若能长久,必有水滴穿石。当然少并不是说真的就是很少,这要依据个人的情况来灵活安排。我个人认为的少是在自己能接受的范围之内尽可能的多,而且随时调整,但是保持总的原则不变。

少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在于一种坚持。曾经看过一篇文章“孔子吃饭按时吗?”,里面的一种观点颇为赞同,里面说:“无论孔子也好,古印度的修行人也好,都过这种规律而节制的生活。”,我想坚持也就是这种“规律而节制的生活“吧。规律在于不因外界的打扰而打乱自己的计划或安排,比如说,今日下雨了,不去锻炼了,明日心情不好了,不去锻炼了,久而久之,种种小理由都会成为不去锻炼的借口,如此怎能坚持。仔细想想,下雨或者心情不好与锻不锻炼又有何关系。或许正是因为下雨或者心情不佳才更应该出去锻炼,因为这是不平常的事情,这种情况下更能体现坚持的难处,若都是天清气朗,心情大好才去,那有如何区别于众生,如何谓之坚持。因此,规律在于尽可能的如常,“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如是而已。

其次在于节制,自己在生活中很少节制,遇到美食,大快朵颐,完全不顾身体是否已经吃饱,遇到好看的电影或者书籍,急欲观之而后快,而不顾身边是否有紧急的事情需要做,晚间迟迟不睡,贪上网,贪一时之利,早上迟迟不起,贪睡眠之乐。佛家所谓三毒,贪、嗔、痴,以贪为首,足可见世人为其所扰久矣。如何节制,自己还未有更深的理解,只有时刻提醒自己了。

总结来说,自己需要一种“规律而节制的生活”,一种简单而从容的生活,一种少贪、少嗔、少痴的生活。不会因为外界的变化扰乱自己内心的一种追求的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