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微雨里,信操独步时

昨晚本来打算去跑步的,到操场时,天微雨,少行人,如此良宵美景实在不忍辜负,索性就不去跑步了。

自己一直很喜欢深夜的校园,灯光不明不暗,四周不静不吵,行人不多不少,总之一切都是一种恰到好处。如果晚上的时候天上飘下一点小雨,那就更加美好了。全身上下没有贵重的或者易受潮的东西,所以即不用撑着雨伞,也不用担心会弄湿衣裳,就那样随性地去走,微微细雨打在身上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此时最适合一个人或两个人在细雨微风中散步了。或想想过去,或创想未来,或反躬自省,或者干脆什么也不去想,只是享受这种感觉。“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此时或许是最能领悟这首词的意境的时候了。每次晚上跑完步的时候,总是喜欢在操场上走几圈,因为担心寝室会关门,所以每次总也难以尽兴,不过即使只是走一两圈,都已经让自己心满意足了。那个时候是整个晚上最享受的时间,只觉“万籁此俱寂,天地独留我”。大量的运动之后越发感觉宁静的美好,此时不必那么急于速度和时间,只是简简单单去享受晦明的静谧。一天的忙碌奔波之后终于可以觅得一丝休闲的时光,不去想白天那些烦心的事情,快速运转的世界和形色匆匆的人们此时都已经安静下来了,没有了外在的干扰,心仿佛才能真正宁静下来,去仔细想一想自己做过那些事情,没做过那些事情以及想做和该做什么事情。

如此晦明的夜晚,一个人独自散步也挺好,不过最后的依然是两个人一起散步了。或者不用说话,两心相知,言语反而多余,或者随意闲聊,鸡毛蒜皮,学长室短,或者谈谈未来,说说理想。最美的时刻也不过如是。生活中相识之人甚多,相知之人又有几何。之前看过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里面有一句话说“世上的人遍地都是,说得着的人千里难寻。”,小说中,形形色色的人一生都在寻找一个能够说得上话的人,最后能够得偿所愿的人几乎没有几个。何谓能够说得上话的人?自认为是那种能够最大程度真诚相对的人(当然,人与人之间还是应该保持一定距离的,太近容易受伤,太远容易疏离),一个人说话不必有那么多的顾虑、遮掩或者迁就,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因为知道对方是可以信任的,是会认真倾听的,是会替自己着想的。如此亦是世间难寻。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无声胜有声”的状态,两心相知,不想说话的时候就不去说话,各做各的事情,坦然行走却不会觉得尴尬。如此更是奢求了。

最近生活有点混乱,自己也变得有点急躁了,急于去做一些事情,急于去做成一些事情,最后都有点不遂人愿;“另有些事做了,没有做好。明天不散步了。”

此条目发表在生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