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未开时

题记:之前看实验室的一同学准备在樱花节上卖点小饰品,心痒难耐,遂伙同一室友和实验室的同学及其女友一起准备一起尝试一下,主打产品是樱花花环;自己的主要目的还是想锻炼一下自己,于是在15日上午和室友去樱花大道上开卖。期间看游人如梭,人来人往,虽无风心中却起一点涟漪,遂记之。权当练笔吧。

这应该是自己屈指可数的几次“抛头露面”,之前最多是发发传单。因此,一开始站在樱花大道上买花真的很不习惯,以至于虽然只是初春,自己却早已经汗流浃背了。后来一想,这么多的游人又会有多少人会注意到自己,注意到自己的人又会有多少人会在意,到今日晚上,恐怕连我自己都很难记清当时的情景了。这样一想,也就差不多释怀了。于是还算坦然的站在那里等待别人的问询。也许是竞争压力太大,也许是花环太难看,也许是自己太菜,总之,呆了半个小时,竟无一人上来问询。唯一的一次,还是别人询问樱花什么时候会开。可能自己是不擅长去做这类事情吧。

看着樱花大道上的人来人往,有不同年龄段的,从垂髫小儿到耄耋老人;有不同肤色的,从普通的黄皮肤到少见的黑皮肤;有穿着不同服饰的,从休闲的衣服到笔挺的正装;他们的脸上或喜或悲,或面无表情,他们拿着各式各样的手机,或拍照,或运指如飞;我不知道他们来自何方,又将去往何处,但是我很好奇他们为何而来。樱花虽美,但是如果观赏的人太多了,再美的事物也都失去了该有的韵味。想起了王安石的《游褒禅山记》“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美的东西不仅仅在“人之所罕至”的地方,还在于我们最常忽略的日常生活之中,可惜的是生活中却极少有会欣赏之人,自己虽如此说,却也难以做到。谨以此自诫,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练就一双慧眼发现身边美好的事物。

在卖花的过程中,多次看到一些游客拿着花枝凑在脸庞拍照,真为那些花枝怜惜,花本无错,奈何要遭受如此罪过。由是可知,这一类人绝非爱花惜花之人。苏轼有一首《海棠》,其中写道“只恐夜深花睡去, 故烧高烛照红妆。”,一般意义上认为,这两句体现了诗人爱花惜花之情,然后又是抒发了各种感慨之类的。但是我却固执的认为这只是爱花的一般境界而已,可能会比这些折花拍照的游客更爱花一点。在我心中,爱花惜花的最高境界应该是这样的,惊鸿一瞥之后发现花的美丽,之后却不再去打扰,任其自然而发展,或尽一己之力呵护她能够让其顺其自然的生长。虽是不再去打扰,但是自从惊鸿一瞥之后却是此生再也难以忘怀。何况,如此便会在心中留下最美丽的倩影,不会再有“花自飘零水自流”的忧愁,岂不两好,花如此,人亦如是。前几日经常路过学院中庭,中庭之处的两株桃花,姹紫嫣红开遍,花团锦簇的颇为好看,窃以为此花不逊色于樱花。可惜的是,近两日再经过之时,花已经凋谢,徒留片片绿叶仍是生机盎然。由是却也加深了“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人之青春年华正如花之姹紫嫣红开遍,虽然终究逃不过年华逝去和花叶飘零的宿命,但能够享受到青春之活力无限却也是人生一大意义所在。前一段时间颇为苦闷,为人为事,但自己好似过度忧愁了,实在不该,“大哉乾元,万物资始”,天地万物忧如此,自己也应该尽享这青春之欢愉才是。

后记:这篇文章3月15日提笔,直到今日(3.22)方才完成,题目本是写于樱花未开之时,而如今樱花都已经盛开了才写就,实在惭愧。

附几张图:

花待开

花待盛开时

花盛开 

姹紫嫣红开遍

花凋谢

花自飘零叶空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