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里偷闲——观北昆折子戏专场

离清华这么近,这还是第一次去清华看演出。简单记录一下吧。

晚上演出的是昆曲的折子戏专场,共有四出折子戏,分别是《风筝误·惊丑》、《通天犀·坐山》、《幽闺记·踏伞》和《白蛇传·盗库》。

《风筝误》出自清代戏曲家李渔之手,从百度百科摘取了大致情节如下:

不学无术的戚友先附庸风雅,请义弟韩世勋在风筝上作诗一首。风筝巧落詹家院中,才貌俱佳的二小姐淑娟在风筝上题诗寄情。韩世勋倾慕淑娟才华,也去放风筝。此回,风筝却落到了詹家刁钻任性、奇丑无比的大小姐爱娟手中。爱娟借机向英俊才子韩世勋投怀送抱,世勋落荒而逃…..风筝有误,错点了鸳鸯;月老有知,有情男女牵成双。一边是才子对佳人,天作之合;一边是傻男配丑女,地设一双。

《风筝误·惊丑》一折就描写的是韩世勋和爱娟的第一次见面,两人第一次见面,又是在黑暗之中,一开始并没有分辨出对方的美丑,等到掌上了灯笼,才发现真相,才子落荒而逃,丑女“捶胸顿足”。剧中的书生形象也是活灵活现的,时刻处在一种矛盾的对立之中,说其“虚伪”,见人貌丑落荒而逃,说其“真诚”,见其貌丑也没有虚伪矫饰,既想做道学先生,又去学别人私下见面。戏中的书生不是很喜欢,穿着粉色的衣服,总觉得有点像闺门旦,太过于柔弱近似女子了,不过古代的书生形象也都是如此,饱读诗书却手无缚鸡之力(相比书生来说,自己更喜欢儒将,能文能武,上马可征战沙场,下面可教书育人)。相比于书生,这一折中更喜欢爱娟的表演,先不论其美丑,其娇憨之态时时令人莞尔。

记得又一次上课的时候,老大说过一句话,面试的前三分钟基本上就决定是否要你了,之后的几十分钟只不过是在证明自己这个决定是否正确。对应到男女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如出一辙,晚上的另一个折子戏《幽闺记·踏伞》也可验证这个结论。事后在想,如果爱娟无才有貌,而淑娟有才无貌,不知结局又会怎样,估计也是各人有各人的看法吧,不做深究。记得曾经看过两个段子,其中一个是说一个女子被恩人所救,如果看上了对方,会说“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了”。如果没看上,就说“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来世做牛做马报答你呢”。另一个是说,男子上门提亲,女子在帘幕下窥看,如果看上了,就说“终身大事,唯有父母做主”,如果没看上,则是“女儿还小,还想再服侍父母几年”,虽是段子,却也道出几分实情,想想也是好玩,为之一乐。

ps: 刘珂矣的同名歌曲《风筝误》还不错。

第二出戏是《通天犀·坐山》,乏善可陈,不过其中山大王的武戏还是挺不错的,其余就不赘述了。

《幽闺记》是中国古典十大喜剧之一,大致情节如下:

金朝受到北番侵略,战事逼近中都,朝廷南迁,王尚书出使在外,他的夫人和女儿瑞兰也仓皇地离开中都,同百姓们在一起逃难。途中母女失散,瑞兰路遇穷秀才蒋世隆,不得已结伴同行。蒋世隆是和妹妹瑞莲一起逃难的,兄妹二人也在路上失散;瑞莲却路遇王夫人,被认为义女,一起同走。王瑞兰和蒋世隆一路上经过忧患生活,发生了爱情,在招商店结成夫妻。不幸世隆病倒在店里,这时候王尚书平番得胜回朝,路过这店,看见女儿瑞兰,才知道母女逃难途中失散,和蒋世隆结伴经过。瑞兰要求父亲同意她嫁给蒋世隆,王尚书认为门第不当,撇下害病的蒋世隆,带着女儿去了。在驿站上遇见了王夫人和瑞莲,一同进京。后来王尚书做了宰相,看中了新科状元,一心要把女儿瑞兰嫁给他,瑞兰不愿意,新科状元也当面拒绝。他正在为难的时候,义女蒋瑞莲却认出新科状元就是自己的哥哥蒋世隆,于是各人的忧患全消,有情人终成眷属。

踏伞一折说的是蒋世隆和瑞兰第一次相遇之后,辗转反复,眉来眼去,最终结为“假”夫妇共同寻找加入的过程。这两个人的形象还是比较喜欢的,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就可以发现,两人有戏。书生有点矜持,小姐则表现的比较大胆一点,最终点破窗户纸,两人欢欢喜喜一起上路去了。古人一向不喜欢很直白的描述,毕竟云遮雾绕的朦胧美还是较月朗星稀更胜一筹的。不过,如此隐晦,半明半隐却也使得很多人变得有缘无分,最终难以结为连理,为之一叹。

《白蛇传·盗库》是一出比较经典的戏剧,感觉也是本次的压轴。故事说的是白蛇开了个药铺,缺银子,小青帮忙去县衙偷银子,和库神之间的斗争。之前在学校的时候,就听易老师说过,北昆的武戏很是精彩,如今看这一出盗库,才发现果真如此。剧中小青大战库神,五鬼和门将的打斗以及小青和门将的打斗都相当精彩,棍棒纷飞,井然有序,观众看的也是大呼过瘾。也成功引起了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对于昆曲,自己了解的并不多,不过还是很喜欢。不想深究其历史渊源以及专业分析,那就抱着不求甚解但赏其美的态度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