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印记

大年初一,吃完晚饭,闲来无事,想着去小时候上学的地方去看一看。十八年的求学生涯在16年算是告一段落了。从目前来看,或许会永久结束了吧。追本溯源,去看一看自己最开始求学的地方,也是对这么多年的一种交待吧。

门口的大道叫花园大道,村庄的名字是花园村,小学的名字是花园小学,名称都是一以贯之。刚上小学的时候,家还不是在大路边上,那时是土坯青瓦的茅草房,一直到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才搬到路口边上住。记得老家门口右手边有一口压水井,供应着附近人家的生活用水,水井旁是一颗杏子树,结的果实有点酸。再边上是一个小池塘,到了秋冬时节,池塘边上会挂满各种洗好的蔬菜(制作腌菜)青白分明,甚是好看。左手边也有一个小池塘,池塘边上是一片菜地,菜地边上是一颗老梨树,梨子一般都很小,且多疙瘩,所以并不好吃。小时候放学回来,都会经过这颗梨树,自己一到了这颗梨树,总会喊“妈,我饿了”。如此情形,至今都被家里人引为笑谈。如今想想,当时也并不缺衣少食,不知怎的就如此饥饿,想想现在也是这样。两边的池塘也是小时候经常玩耍的地方,钓龙虾,钓鱼,地方虽小,玩的也是不亦乐乎,记得有一次,钓龙虾的时候钓上来一条黄鳝,滑不溜秋的很像蛇,自己不敢用手去抓,最终让它跑掉了。池塘边还有一个地方,据说有一条很老的黄鳝,很多人都看到过,但是都没有钓上来过,多少带有一点传奇的色彩,所以每到下雨天打雷的时候总会浮想联翩。

不管是新家还是老家,上小学的时候总会走花园大道。大约走个十几分钟,就能到学校。由于是村小学,学校并不大,学生也主要集中在附近的几个村庄。一般一个年级就只有一个班,一个班里大约有40人左右。从一年级到五年级都集中在一个大院子里。院子中间是一个大花坛,花坛中种的是一颗常青树,树的周围种的是一些常见的花儿。五个年级就围绕在中心花坛四周。学校的条件还是很艰苦的,天黑的时候只能点蜡烛或者油灯,上课的铃铛也是靠人工来敲,类似于《驴得水》里面的那个铜铃铛。教室的桌椅板凳也比较破旧,桌子和椅子都是两个两个连在一起的,那个时候还流行一种三八线,同桌之间如果关系不好,就会在桌上划一道线,名曰三八线,但是基本上还是其乐融融的,记忆中同学之间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冲突。学校的体育设施也是极其单薄,只有一个双杠和一个单杠,虽然如此,却也玩出了很多花样,比如在单杠上“吊老虎”(用脚背勾住单杠,然后整个人倒立),比如在双杠上玩追逐的游戏,或者用腿弯处勾住双杠玩倒立(自己有一次,还从上面摔下来了)。虽然体育设施不多,但是体育活动却一点也不少,有跳绳,踢毽子,跳马,打弹子,角斗士等等。印象比较深的是有一次玩角斗士,两个班的人集体参战,互相角斗,场面蔚为壮观。小学的生活是简单而快乐的,甚至有一次,忘记了去上学,在家附近玩泥巴,老师找到了家里才知道需要上学,然后赶紧洗洗手去上学,老师也没有怎么责怪;简单是因为没有多少复杂心思,快乐是因为有一批玩的很好的朋友。曾经和朋友做过一个很荒唐的事情:争做老大;商量了一下,用摔跤的方式决出胜负,自己最后好像输了,不过这也丝毫没有影响朋友之间的情谊。甚至有一次,因为换座位,没有和好朋友坐到一起而生了好大的闷气,最后还是老师过来调节了一下才作罢。朋友生日的时候也会买一些音乐贺卡甚或是小玩具,写点祝福语之类的,家中至今还保留着几个小礼品。虽然是小学,但是也开始考虑感情的事情了,但是那个时候还是很幼稚的,基本上就是几个同学商量一下,然后你追这个,我追那个,记得当时自己并没有分到一个好看的女同学,所以索性就不去参合他们“感情”的事情了,不知道,这是否埋下了至今单身的祸根(偷笑:))。小学里发生的大事并没有很多,记忆中有文艺表演(至今仍然记得两个同学表演老虎拔牙,可惜其中一个早已经阴阳两隔了,愿逝者安息)、看集体电影、戴红领巾仪式(高年级的学生给低年级的学生戴)以及清明去扫墓(附近有一个八路军的墓地,每年清明,学校都会组织过去,献上花圈,然后语文老师朗诵一段祭词,追昔抚今)。

上小学的时候,成绩一直都还不错,家里有一面墙专门用来贴奖状,到小学毕业的时候,一面墙基本上都贴满了,那时候还是还在意这些的,如果没有拿到奖状会整个年过的都不开心,记得又一次,那成绩单的时候,拿到了两张奖状,开心的往回跑,在路上还跌了好几次,虽然如此却依旧很开心。因为成绩还不错,从小学二年级到五年级一直都在担任学习委员,如此也造成了两件至今非常遗憾的事情的发生,每次想起,都觉得内心十分愧疚,可是生活没有如果,自己估计会一直如此愧疚下去吧,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惩罚;

由于是村立小学,办学条件实在不好,于是在自己即将上六年级的时候,学校被取消了办学资格,合并到镇小学;在镇小学上学的那一年也是不堪回首的一年,由于是新人,经常被班里面的老同学欺负,却也是敢怒不敢言,无声的对抗着。小学读完之后,小镇上刚好办了一个私人初中,自己去考了,后来考上了。由于是第一届,学校格外上心,很多事情这里也就不细谈了。后来中考考了一个还不错的高中六安二中,再然后就是高考上了武大。如今想想,小学升中学是自己之前一个十分重要的转折点,如果那个私人高中迟一年办学,或者是自己没有考上,去上镇子里的公办高中,自己之后的轨迹会完全不同。转折发生的时候,自己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很多年之后再回首,却发现在那里拐了一个那么大的弯。

再次回到熟悉的小学,校舍倒是没有拆除,只是改作了民房,物是人非,徒作万千感慨,谨以此文献给花园小学,献给童年的自己,献给自己的那五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