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晚会随笔

        从昨晚看完学院的元旦晚会一直到现在,总觉得可以写点什么东西。额,既然如此,那就随便写一点吧。元旦晚会总体感觉很好,获奖的上台领奖,有才艺的上去表演,像我这种既没有获奖也不曾有才艺的只有坐在台下当观众了, /哈欠/ 。 

        有一个节目还是挺有意思的,唐伯虎点秋香;台上演员演的生龙活虎,台下观众亦是大笑连连。可是不知怎的,自己突然有了一种很荒诞的想法,不知命途多舛,一生苦难重重难以被世人理解的唐寅看到今日这其乐融融,欢腾无限的场景会作何感想。百度得唐寅的一首绝笔诗,颇有意思,摘抄如下,“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归地府又何妨。阳间地府俱相似,只当漂流在异乡。”,为之一叹。自己对唐寅的最初印象也是来自于同名电影《唐伯虎点秋香》,其中印象比较深的是著名的桃花庵歌中的诗句,“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看似洒脱不羁,放浪形骸的诗句,却也表露出一种孤独,无人理解的凄凉,再一叹。节目中还提到一个名字,“保研路”,座下之人俱都哈哈大笑,不知可有谁曾想到当初那个受害者的感受。是啊,事情发生在别人的身上,又有谁能够谈的上感同身受这四个字了。我亦不过徒发感慨强说愁罢了。想起了《三国演义》开篇的那首词,“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别人的喜怒哀乐于我们不过是笑谈罢了,反之亦然,为之一笑,哈哈。 

        记得之前看过的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对另一个人的伤痛感同身受。”,既然如此,又何必期待别人的理解,何必在乎别人的看法,自己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好,愿生如夏花,绚烂无华,23333333333333。

发表评论